信宇财经直播室:否认“裁员90%” 同程集团调整架构成立同程航旅

原油期货 (88) 2020-04-21 19:04:48

昨晚,有传言称“一家在线旅行社公司解雇了超过90%的员工,并于周一宣布了其官方立场”。今天上午,这一事件继续发酵:中国国旅疑似首席执行官杨佳佳发布的一封内部信件被上传到互联网上。这封信的内容与“运营资金面临巨大压力……”有关在过去的两天里,公司在休假和管理方向上做出了一些调整决定。作为回应,桐城集团对北京新闻的记者,说由于疫情的巨大影响旅游业作为一个整体,为了应对不利影响上当前流行的出境旅游,随团旅游和其他部分,桐城集团调整了中国旅游行业,建立了桐城航空旅行服务集团有限公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桐城航空”)。

与此同时,桐城集团明确表示,没有90%的裁员声明。关于桐城国旅前CEO杨佳佳的工作变动,桐城集团表示,这是一次正常的人员调动,集团另有安排。

桐城航空的成立和桐城集团人员结构的调整引起了业界的极大关注,这与当前全球大流行背景下旅游业发展面临的严重障碍有关。许多旅游企业为了度过“寒冬”,纷纷采取减薪、裁员、无薪休假等措施。与此同时,在国内旅游部分复苏的基础上,许多旅游企业开始了自助的跨境销售和商品的现场配送模式,实现了部分现金流的回流,支撑了企业的生存。

4月19日,网上有消息称,据OTA一名员工透露,该公司将进行大规模裁员,裁员比例可能超过90%,所有门店将关闭。在不久的将来,大部分的员工将会被优化和精简。这种优化不仅是针对员工、中层和基层岗位,更是针对ceo、中高层管理者寻找自己的岗位和替代方式。这个消息将于4月20日公布。

因为告密者没有披露在线旅行社的名字,在等待官方宣布,旅游业还猜测,90%的在线旅行社可能下岗。4月20日上午发布的内部信杨佳佳,国旅的首席执行官,也在网上上传。

杨佳佳在内部信中说:“黑天鹅疫情让我们无法前进,甚至无法毁灭从公司股东的角度来看,运营资金和公司生存需求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这两天公司在休假和管理方向上做出了一些调整决定我尊重公司的所有决定,但我很抱歉,我不能争取一个缓冲期和更好的结果,为我们所有人。”

与此同时,桐城集团宣布启动航空与旅行社两个业务板块的整合,成立桐城航空旅行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桐城航空”)。桐城航空整合了宏图航空、桐城国旅、桐城旅游(原万达旅游)三大主体。其中,桐城航空CEO为洪图航空董事长吴家竹,桐城旅游前CEO滕伟伟,是桐城航空与桐城旅游整合后的桐城旅行社负责人。原国旅CEO杨佳佳不在重组后国旅的人事任命名单上,这似乎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互联网上的一些传言。

根据桐城集团目前的组织结构,桐城集团分为两部分:桐城一龙和桐城控股。桐城控股由三部分组成:桐城金融服务、桐城资本和新改制的桐城航空。

桐城集团表示,桐城航空旅行的规划开始于2019年下半年,主要目的是重组集团的航空和旅游业务。与此同时,桐城集团“航空+旅游”业务布局于2017年启动,桐城战略投资控股红土航空。

此外,同程集团也对新京报记者坦承,因疫情对于旅游行业整体影响巨大,为了应对目前疫情对出境游、跟团游等细分领域带来的不利影响,同程集团对旗下国旅板块进行了调整。

针对网络传言的90%的裁员说法,同程集团称,基于集团平台的优势,将旅行社业务闲置人力转岗到其他更需要人力的业务板块,如同程生活等,不存在裁员90%的说法,流失出同程集团的员工相对有限。此外,鉴于同程国旅引导旅游顾问通过在线系统进行生活电商品类交叉销售的成功案例,未来同程国旅的旅游顾问也将采取合伙人模式进行调整。

至于原同程国旅CEO杨佳佳的职务变动,同程集团表示属于正常的人事调动,集团另有任用。

针对同程集团对同程国旅的架构调整,资本市场对同程集团的上市公司同程艺龙的反应较为平淡,股价并未出现较大波动。4月20日,同程艺龙报收为12.42港元/股,跌幅为1.585%。

事实上,同程集团此番旅游业务的调整,在行业人士看来,某种意义上是为了应对疫情影响而采取的措施。

北京民生智库此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受疫情影响,国内近九成旅游企业处于暂停经营状态,超八成企业春节订单完成比例不足10%;订单退改率超80%,集中退订致巨额垫资;超五成企业预计一季度营收为零。疫情对旅游业造成的损失可能超过万亿元。

2月底,曾经的签证龙头企业百程旅行宣布关闭公司、进入清算。3月底,携程集团投资的单体酒店品牌无疆酒店也宣布停止运营,并将于 2020 年 4 月 30 日与全体员工解除劳动合同。

为了缓解疫情影响,做好长期“战疫”准备,自2月开始,多家国内外酒旅企业高管宣布自愿降薪。国内的华住集团、亚朵集团、携程集团等高管纷纷主动降薪,甚至0薪。此外,万豪国际集团及迪士尼等国际企业高管也自愿降薪,其中,万豪国际集团执行总裁兼董事局主席比尔·万豪和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苏安励表示不再领取2020年余下时间的薪水。

由于境外疫情的持续蔓延,Expedia集团早在2月底就宣布将裁员千人。近期有报道称,Expedia集团还将削减40亿美元广告费,而Booking Holdings也开始将裁员纳入考虑范围。

此外,还有部分旅游企业安排员工进行无薪休假。3月份被爆出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约5000人后,OYO在近期又被媒体报道称,为了在当前的新冠肺炎疫情中生存下来,OYO准备让全球数千名员工无限期休假。欧洲最大的旅游集团途易在4月初宣布对其在英国的1.1万名员工进行停薪休假。

据世界旅游及旅行理事会(WTTC)3月25日发布的预测,全球约有7500万个与旅游业相关的工作岗位会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并称2020年全球旅游业GDP损失将高达2.1万亿美元。而在3月13日,WTTC预测的受疫情影响的全球旅游业工作岗位约为5000万个。

节流之下,旅游企业也在不断开源自救,以缓解现金流压力。开拓新业务、跨界卖货成为许多旅游企业在疫情期间自救的一大选择。同程、途牛、携程等旅游企业挖掘私域流量,联合或搭建生活类社交平台跨界销售消杀用品、农产品、生活用品。此外,主打定制旅游的6人游旅行网则跨界布局了护肤行业,并在近期推出了护肤新品牌“雪域”。

随着国内疫情防控的持续稳定,以及省内旅游及景区的逐步开放,更多的旅游企业将自救的方向转向了产品预售。同时,旅游业当前直面的困境,更是让一众旅游大佬走下“神台”,亲自下场直播,并在旅游业内掀起了一场“直播带货”的热潮。

携程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梁建章近一个月内,带着团队跑了6000多公里,到访国内6个城市举办了5场直播,创下了6000万GMV纪录,被称为大佬界的旅游直播“狠人”。而在近期,途牛创始人兼CEO于敦德也在抖音开启了直播首秀。飞猪则联合目的地文旅局通过直播带货,以促进当地旅游市场有序复苏。

直播在提振旅游行业销售方面效果显著,有分析认为,直播在旅游业内可成为一种长期的营销手段。梁建章也表示,携程直播将会常态化,在旅游复苏的关键窗口期,通过他的亲自参与,为直播增加能量。

注:文章来自网络。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