捞金财经直播室:从神州租车出局 陆正耀“商业帝国”陷入困境

原油期货 (219) 2020-06-11 19:51:41

6月10日上午,神洲汽车租赁公司宣布,公司董事会主席陆正耀正式辞去公司董事会主席和非执行董事职务,以便将更多的时间投入神洲UCAR等职位。6月1日,神州租车宣布,该公司股东神州优卡尔(Shenzhou UCAR)已与北汽集团签署了一份战略合作协议,不涉及法律利益。后者将收购前者持有的神州租车不超过21.26%的股份。股票。

如果此次合作协议最终达成,路正尧所在的神州UCAR将向北汽控股出售所持全部股份,并在股权层面完成完全退出。北汽集团将取代神洲UCAR,但这笔交易仍有可能失败。

一向自重的吕正耀,自从瑞星咖啡的自假事件发生后,一直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为了挽救瑞星咖啡,一方面频繁地向外界道歉,另一方面,为了把神州车束之长阁,公司不惜一切代价地筹集资金。在该部门的交易搁浅后,它终于与北汽集团会面,以挽救其紧张的现金流。

陆政耀,谁能撤回他的车在神州,他能摆脱这个困境吗?

4月2日,瑞星咖啡宣布发现公司在2019年第二季度至第四季度间伪造了交易额22亿元,相关成本和费用也相应增加。

在该公告中,该欺诈行为被认为是首席运营官刘健的个人行为,并采取了一些临时补救措施,包括对刘健及其涉嫌不当行为的员工进行停职处理。“像瑞星咖啡这样的仿冒是一个系统的、全过程的仿冒,不太可能是某些高管的个人行为。”一位熟悉美国证券法的人士告诉记者。

他告诉记者,符合条件的公司股东和投资者很可能会以欺诈性欺诈的罪名对公司董事和高管提起民事集体诉讼。

在自我披露之后,陆正耀首先在朋友圈发布了一张照片,要求他的员工“精力充沛”,但在巨大的压力下,他最终于当晚第三天在朋友圈发表了道歉。他说:“我个人责怪自己。无论独立委员会的最终结果如何,我都将承担我应尽的责任。”

他说:“公司过去两年经营得太快,造成了很多问题。现在我猛烈地倒下了。作为董事会主席,这都怪我!我真诚地向朋友圈的所有人道歉,对不起大家!”

然而,他的事业并没有因为道歉而改变。瑞星咖啡股价暴跌近80%,陆政尧旗下的神州租车股价次日暴跌近50%;5月底,市场监管部门进入瑞兴咖啡,对其造假行为展开调查。调查结果尚未公布。

致命的一击来自美国。瑞星咖啡宣布,它在5月15日收到了纳斯达克交易所的退市通知。该公司计划就此举行听证会。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听证通常在请求听证之日之后安排。为期30 - 45天,最迟在6月30日左右,瑞星咖啡退市将有初步结果。

5月20日深夜,陆正尧发表了另一篇文章,首先质疑纳斯达克的决定。他表示已与相关负责人进行了沟通,重组了董事会,更新了管理层,并根据定期调查的结果积极进行整改。但出乎纳斯意料的是,鸭子要求该公司在没有等待最终调查结果的情况下将该公司下架。他深感失望和遗憾。

随后对瑞星咖啡事件的影响,再次向广大投资者、所有瑞星员工和客户道歉。陆正耀表示,他一直站在行业的第一线,他的风格可能过于激进,公司运行过快,这也造成了很多问题,但他从不用“理念”欺骗投资者,真的想把公司做大。

关于未来的咖啡,瑞兴路Zhengyao表达了他坚信瑞兴咖啡建立的商业模式和业务逻辑,并说,无论如何,它将竭尽全力维护存储操作,竭尽全力恢复股东的损失,并让瑞兴的品牌能够继续。

从自我披露到接到退市通知这段时间,陆正耀确实多次试图挽救公司。

5月6日,陆正耀的公司正式起诉瑞士信贷,要求后者支付违约赔偿金,以加速5.32亿美元的贷款安排。5月13日,瑞兴公司对董事会和管理层进行了调整。首席执行官钱智亚和首席运营官刘健被董事会解雇。与此同时,任命郭金义为代理CEO,非中国部曹文宝、吴刚为董事。

在它所有的自助方式中,在中国销售汽车租赁已经成为最直接的一种。在瑞星欺诈和自我曝光的早期,携程和吉利都有关于中国租车的传闻,但都是谣言。4月9日,中国汽车集团向公开市场销售了中国汽车租赁业务的2.11%,以满足贷款方偿还贷款的要求。

4月16日,中国租车公司宣布,中国UCAR将把股份转让给美国华坪公司旗下的琥珀宝石控股公司。公告显示,中国UCAR和琥珀宝石分别持有25.92%和10.11%的股份,第一批4.65%的股份于当日转让,此后UCAR所持股份下降到21.26%。

终于,在5月底,陆正耀等着北汽集团把自己的股份全部转让给北汽集团,从神州租车中彻底脱险。然而,瑞星咖啡的未来,他仍然面临着许多困难。

选择增长空间大的市场,快速扩张获得规模效应,烧补贴吸引用户。陆正耀对瑞星这款咖啡非常熟悉,这可以追溯到神州租车的诞生。

早在2007年,陆正耀创立的第一家大型上市公司——神州汽车租赁正式成立。当时市场上有两家比较大的公司:极品租车和一合租车。当年12月,神州只有300多辆汽车,在全国11个城市运营。到2008年6月,该公司已迅速扩大到1,000辆汽车,并在全国20个城市开展业务。

所以在中国租车规模上唯一的竞争对手就是Supreme租车。此后,两家公司之间的竞争故事非常熟悉,类似于2015年的滴滴和优步,2018年的摩拜和ofo,两家公司在2008年后的几年里推出了一波补贴。

直到2013年赫兹汽车租赁战略投资,神州租车才得以合并赫兹中国的所有汽车租赁业务,牢牢占据市场第一,并于2014年成功上市。此后,随着陆正耀等机构投资者减持,2016年以来,租车业务在中国的表现开始下滑。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模式并非不利。在2015年之后的中文系创业过程中,出现了卢正耀最初预料到的一次创业失败。这次失败也刺激了陆正耀改弦易辙,最终导致瑞兴。咖啡的诞生。

2016年,UCAR刚成立不久,陆正耀就投资了100多亿元作为汽车电子商务平台。这一愿景吸引了阿里巴巴向该局投资26.8亿元。双方表示将开展全面战略合作。

在当年4月的新闻发布会上,UCAR宣布将在2017年6月之前在全国建立500多家类似4S店的实体店,覆盖全国各地。与此同时,预计2017年新车和二手车电商平台的销量将在60万至80万辆之间。

烧钱、扩张,同样的模式让神州租车迅速崛起,却未能在买买车的业务上获得成功。“神州买买车从结果看是失败了。”一位接近神州优车的人士向记者透露,“传统的4S店体系太过强势,这个模式推到一半就推不下去。”

之后,神州优车的盈利遥遥无期,股价持续下挫;神州租车业务发展到瓶颈期,再度扩张的可能性并不强。陆正耀并非没有在汽车产业链上寻找下一个风口,2017年6月宣布22亿元注资小鹏汽车,进军新能源汽车制造业,但新车从研发到生产太过漫长,行业赛道也过于拥挤,难以用过去的路径实现快速增长。

2018年,神州优车COO钱治亚正式离职创立瑞幸咖啡,但她的决定绝非是一次个人的冒险:这次创业不仅得到了陆正耀的直接投资,神州优车原先的技术、运营等精兵强将,也一并加入到了瑞幸创业的进程中。

2019年瑞幸以超过4500家店面,成为中国连锁咖啡第一的品牌,而就在人们几乎相信陆正耀会从成功走向成功的时候,瑞幸以一纸公告的方式,结束了一路狂奔,其最终的结局,也染上了一层宿命的色彩。

注:文章来自网络。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