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金财经:黄金生意遇挫“偏爱”铜矿 紫金矿业拟收购巨龙铜业再扩张

原油期货 (92) 2020-06-12 19:25:47

紫金矿业(601899.SH/02899.HK)作为“首选”铜矿,也将控股西藏巨龙铜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巨龙铜业)。6月7日晚,紫金矿业宣布计划通过其全资子公司西藏紫金矿业收购巨龙铜业50.1%的股份。本次交易总价38.83亿元。

不过,紫金矿业在此次收购上也面临着压力。三年来巨龙铜业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且亏损逐渐扩大;此外,还存在金属价格波动、项目无法如期投产等风险。前青海首富肖永明曾因在聚龙铜业上豪赌151亿元而陷入金融危机。

紫金矿业在西藏有深部开采联合体,参与了西藏玉龙铜矿和协通门雄村铜矿的开发。在目前的市场和经济技术条件下,聚龙铜是一个具有重大挑战性的项目。然而,紫金矿业有在高原地区成功经营矿山的经验。在大规模开发低品位耐火冶炼矿产资源和生态环境保护方面,其技术和管理创新能力具有较强的比较竞争优势。6月6日,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在签字仪式上指出。

紫金矿业通过全资子公司紫金矿业,拟以现金方式收购西藏藏格集团、藏格控股、中盛矿业、深圳辰房、汇白红实业所持巨龙铜业共50.1%的股权。总金额38.83亿元。

交易完成后,紫金矿业将率先开发中国已探明铜金属资源储量最大的斑岩铜矿。

本次收购占到紫金矿业2019年经审计的母公司净资产的7.59%。收购资金将通过紫金矿业自有资金和银团贷款解决。

据了解,紫金矿业是一家以金、铜等金属矿产资源勘查开发为主的大型矿业集团。

通过此次收购,紫金矿业认为可以显著提高国内铜资源储量和产量,可持续发展能力得到显著提升。巨龙铜矿的开发将与紫金矿业在西藏投资的玉龙铜矿和天源铜金矿有关。项目的建设和运营产生协同效应;整体施工进度能达到短期竣工调试的目标;融资成本优势明显,预期投资回报快;该项目正在建设中,能够实现快速调试的目标,这将为紫金矿业的发展贡献新的经营业绩。

陈景河说:“与新时代的帮助促进西部地区的发展,形成一个新模式的东风,紫金矿业将充分利用铜)定居在巨龙的主要平台,并与所有合作伙伴一起努力基本完成的第一个Qulong铜矿在2021年底。兴建第二期工程,并在适当时候展开第二期工程。”

事实上,紫金矿业已经开始铺设铜矿。早在2019年,紫金矿业就完成了对加拿大Nevsun资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Nevsun) 100%股权的收购,并公开发行了约23.46亿股在国内上市的人民币普通股(A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80亿元人民币。

关于此次收购,香港国际矿业协会(Hong Kong International Mining Association)主席孙铁民在接受《中国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紫金矿业不可能在中国公开发行,不像其他矿业公司总是揣在自己口袋里。以数百亿美元现金开始交易要好得多。

“中国缺乏铜,许多铜矿应该(到海外收购铜矿)。并购是矿业公司的常态。大型矿业公司并不依赖自身内源性的矿山建设。这个速度太慢,跟不上资本市场的步伐。就其需求而言,外部并购是不可避免的。”孙铁民也说。

青海前首富肖永明在巨龙铜业上下了赌注,最终陷入困境,巨龙铜业的所有权问题引起了广泛关注。

聚龙铜业成立于2006年12月。主要业务为铜矿勘探开发。拥有Qulong铜多金属矿、Rongmu Cula铜多金属矿和Zhibula铜多金属矿。其中,曲龙铜多金属矿、芝布拉铜多金属矿已取得采矿权证书,榕木古拉铜多金属矿已取得探矿权证书,并已完成详细调查,目前正在申请采矿权证书。

Qulong铜多金属矿和rongmuuola铜多金属矿是完整的斑岩铜矿体;志布拉铜多金属矿为夕卡岩型铜矿,根据文献资源储量报告,三个矿区铜金属储量共795.7万吨,伴生钼金属37.06万吨。同时,斑岩体中还存在大量低品位铜(钼)资源。

2017年至2019年,巨龙铜业收入分别为37.02万元、52.66万元和52.16万元;净亏损1.07亿元、1.8亿元、3.7亿元;负债总额分别为69.65亿元、88.86亿元和96.17亿元。

巨龙铜业持续亏损,甚至让肖永明陷入困境的原因,就是工期太长,成本太高。

紫金矿业也表示,"巨龙铜目前负债水平较高。"本次收购完成后,将纳入公司的合并报表。安排增资事宜,确保项目建设所需资金。在短期内,公司的资产负债比率会增加;但随着项目的建成投产,特别是项目实现盈利后,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将迅速下降。”

安泰科首席专家杨昌华在接受《中国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Qulong铜矿未能投产,目前处于停产状态。如果项目延期较长时间,将不会产生现金流,对资本支出造成压力。规模越大,最重要的是要缩短建设周期,尽快产生现金流,解决资金方面的问题。”杨昌华告诉记者。

巨龙铜矿的金属矿石结构需要从两个方面来看待。优点是储量大,未来开采规模居全国首位,缺点是品位低。高海拔导致了它的支撑材料和其他支撑材料。成本和运营成本都很高。”杨昌华还告诉记者,成都至拉萨的川藏铁路正在建设中,预计2026年通车。以前,西藏的金属矿山主要通过青藏铁路和汽车运输从西藏出口。青藏铁路运输距离太长,汽车运输成本很高。如果川藏铁路通车,成本将大大降低。

紫金矿业今年的黄金业务也受到了冲击。

紫金矿业(Zijin Mining)旗下最大的波格拉(Pogra)金矿被迫停产,原因是续约遭到拒绝。2019年紫金矿业矿产金产量为40.83吨,其中波格拉金占公司权益8.83吨,占公司矿产金总产量的21.6%;归属于公司的权益性营业收入27.96亿元;公司净利润为5.27亿元,位居公司六大核心金矿之首。

紫金矿业曾于2015年投资2.98亿美元收购巴布亚新几内亚合资公司巴里克(新几内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BNL”)50%股权。公司年黄金产量约为8吨。到目前为止,公司已经收回了该项目的全部投资成本。

“波格拉金矿的关闭将对公司的黄金产量产生更大的影响。公司将加快龙南紫金等金矿的技术改造,力争2020年矿用金产量与2019年持平。随着公司现有黄金产量的增加,该项目的生产能力将得到释放,预计公司未来的黄金产量将继续保持良好增长。同时,公司将继续关注市场机遇,在适当的时候对正在生产的金矿进行并购,进一步提高公司的黄金产量。”紫金矿业当时说。

但事实上是,紫金矿业的多元化布局铜业务也在成为新的增长点。2019年财报显示,其黄金业务销售收入占营收的57.98%(抵销后),毛利占公司毛利的30.94%。铜业务销售收入占报告期内营业收入的19.22%(抵销后),毛利占公司毛利的35.62%,来自铜业务的毛利已经超过了黄金业务。

尽管今年1-4月,铜价急速下跌,但从3月下旬开始,铜价一改一路下滑的走势开启飙涨模式。

杨长华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铜价上涨有基本因素存在,海外疫情加速爆发尤其是智利、秘鲁等铜矿大国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持续走高,引发供应缺口的担忧,但不足以支撑目前的铜价高位;“国内的铜需求并未超出预期,但铜价高涨超出预期。”杨长华还分析。

不过,杨长华认为,从中长期看,由于中国缺铜,缺口会一直存在,铜价低于5000美元/吨以下的可能性比较小,在现有成本下,维持在5000-6000美元/吨之间是比较均衡的价格,如果未来成本提升,价格重心也会随之上移。

就收购高负债、持续亏损的巨龙矿业的业绩考虑;海外最大金矿“波格拉金矿”采矿权延期被拒公司将采取哪些具体措施来缓解等问题,记者多次致电紫金矿业,电话未被接听,发至对方的采访邮件,截至记者发稿时也未被回复。

注:文章来自网络。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