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润财经直播间:东软的债务随着教育扩张而增加

期货配资 (259) 2020-07-08 19:34:06

受新冠疫情影响,东软教育仍面临高负债压力,学生资源增速下滑,新校区扩建。走在大规模并购的道路上,东软教育收购了天津瑞道,但如果难以达到目标业绩,将面临商誉减值的风险。总的来说,不管上市成功与否,扩张之路既是风险也是挑战。

东软教育更新了招股说明书,并三次提交香港交易所。6月15日,东软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软教育)向香港联合交易所提交招股说明书。然而,在提交申请材料后的两天内,投资者网络发现该公司已经撤回了招股说明书。香港联交所官网无法显示。为什么?

针对这一情况,“投资者网”首次联系了东软教育总部办公室。该公司回应称,“招股说明书将由专人处理,请外界关注。”一般来说,招股说明书的撤回是一种罕见的现象。券商消息人士告诉投资者网络,该公司可能希望在招股说明书中补充今年半年度报告的财务数据,并以引人注目的业绩发布。

然而,15天后的6月30日,东软教育再次更新招股说明书,并在香港联交所官方网站上展示。然而,在审查后发现,新招股说明书中的最新财务数据仍停留在2020年第一季度。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东软教育在香港上市的第二次冲刺。2019年7月,该公司向香港交易所提交了上市申请,但此后没有进一步推广。关于上市之后东软教育的发展规划,如何平衡学校扩张和削减债务之间的关系,“投资者网络”写信给该公司的执行董事温涛通过电子邮件,但该公司回应说,所有信息披露的招股说明书,不方便去做太多的回应。

东软教育自2000年成立以来,一直专注于全日制IT高等教育,并建立了继续教育服务、教育资源和数字研讨会。据公众介绍,公司已在大连东软信息学院、广东东软学院、成都东软学院三所IT应用本科院校成立,分别位于大连、成都和佛山。目前学校有34000多名学生。

在保证就业率和吸引学生方面,公司与IBM、大连埃森哲等集团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展示了自身优势。去年10月,东软教育与IBM联合推出了“IBM与东软信息学院实施教育培训计划”。值得一提的是,教育行业观察人士、分析师何文璞在接受Investor.com采访时表示,事实上,东软教育除了向IBM、埃森哲等知名企业输送人才外,大部分培养出来的学生都就职于东软集团旗下的企业。东软教育与东软集团在产业链上具有高度的重合性。

此外,从过去三年的业绩报告来看,东软教育的收入和净利润均呈现出稳定且小幅的增长。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第一季度收入分别为7.31亿元、8.53亿元、9.56亿元和1.59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43亿元、1.64亿元、1.75亿元和1200万元。

但在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收入略有下降,同比下降7.31%,为1.59亿元。该公司解释称,这主要是由于教育资源和数字工作室收入下降,但净利润出现大幅增长,同比增长169.0%,至1220万元。

一般来说,民办教育企业收入和净利润的增长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招生人数的增长。由于东软教育的核心业务是全日制学术性高等教育,其收入主要来源于收取学费和住宿费。因此,学生人数的同比增长对公司的收入和现金流尤为重要。

根据往年记录,东软教育全日制学历高等教育课程的在校学生总人数由2016-2017学年的3.40万人增至2017/2018学年约3.5万人,而2018-2019学年小幅减少至3.41万人,直至2019/2020学年才增至约3.61万人。从以上生源数据来看,近三年来,其生源增长速度欠缺稳定性,并呈增长略乏力现象。

2020年的新冠疫情给餐饮、旅游、航空等行业带来重创,线下教育机构也同样“难逃一劫”。东软教育在招股书中表示,由于COVID-19导致校园关闭,在2019/2020学年第二学期开始后,公司旗下三所大学几乎所有教学活动均在线展开。此外,自今年2月起,其培训学校亦通过在线提供培训服务。由于学生在2019/2020学年第二学期并未住校,因此东软教育根据2020年3月的最佳估计决定向三所大学及东软培训学校的学生退还住宿费。

截至今年一季度,东软教育的住宿费已减少430万元,同时公司计提了向学生退还560万元住宿费的准备金。由此可见,新冠疫情导致其在资金层面承受一定经营压力,也为下一学年的国际课程带来不利影响。

不过,多少幸运的是,东软教育聚焦IT高等教育这点,从长远来看具有乐观的发展前景。从事IT行业人士对《投资者网》表示,目前在大连等东北城市,聚集着大批日韩企业的外包公司,他们每年都有大量的IT人才招聘需求。基于利好的市场情况下,东软信息学院的IT专业应届生都获得专业对口的实习和就业机会。

面对生源增长乏力之际,东软教育开始聚焦扩建大学校园、升级现有学校设施、增建宿舍及其他必要设施的计划,为学生营造更优质的教育环境、吸引生源及推动公司收入增长,在大力扩张的同时,必然会带来高负债的风险。

从财务数据来看,自2017年至2019年,公司流动负债较高,并在2019年明显走高。2017年至2019年度,其流动负债净额分别为:5.76亿元、5.09亿元、6.16亿元。而截至2020年3月31日,该指标更是增长至7.73亿元。

显然,在东软教育流动负债上涨的背后,最直观的原因是不断攀高的借款及合约负债。其中借款主要投入在校园扩建与宿舍设施升级,如今年7月3日,位于黄泥川校区大连东软信息学院开工奠基,该项目便已耗资 12.5 亿元。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东软教育并不只满足于新校区扩建,收购也成为其扩大发展版图的途径之一。今年3月,公司收购了天津睿道90.91%的股本权益,并确认其他无形资产约2.94亿元,其中包括商誉1.35亿元,该金额占东软教育截至今年一季度止综合财务状况表资产总值的9.8%。若收购天津睿道的收入增长率未能达到业务预期,则将会为东软教育带来一定的商誉减值风险,这或许会为其上市进程或上市后的业绩表现带来一定影响。

尽管面向IT行业教育仍然机会与空间较大,但东软教育的债务+扩张之路,无疑使财务盈利能力承压。显然,无论东软教育是否成功上市,这都是公司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

注:文章来自网络。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