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加财经直播室:更换教练后,盈利到亏损的转变被阻止了。

期货配资 (272) 2020-07-22 19:06:48

自从4月底换教练以来,阅读文章的生活一直不容易。7月20日晚,该公司发布了盈利预警公告。受新力传媒业绩影响,瑞丁预计2020年上半年商誉将受损20 - 34亿元。与此同时,由合同引起的阅读与作者之间的拉锯战仍在继续。

这两件事看似无关,但实际上却与文文孵化知识产权的重要性密不可分。2019年下半年,阅读版权运营等收入超过在线业务,成为阅读收入的最大来源,对主要作者资源的多元化将有助于孵化阅读知识产权,推动版权运营。然而,影视版权运营下游却遭遇了“黑天鹅”,短期内难以乐观解读转型。

根据公告,文文预计2020年上半年的亏损主要是由于被收购的影视制作公司新力传媒商誉减值,预计减值金额在37亿至47亿元之间;由于新力传媒的业绩低于预期,新力传媒管理层预期的薪酬成本降低将部分抵消商誉对阅读业绩的影响,导致净亏损预计减少13亿至17亿。商誉减值和薪酬综合减损,在2020年上半年,商誉部分读数预计将亏损20亿至34亿元。

在公告中,瑞丁试图从侧面弱化商誉减值的影响,声明“瑞丁的商誉减值费用不会影响瑞丁的经营、流动性等”。此外,雷丁当前的日常经营现金储备也相对充裕,因此减值准备不会影响文文的可持续经营。”

一般来说,商誉减值是指企业合并时形成的商誉经过减值测试后确认相应的减值损失。商誉是企业的一项资产,是指企业获得超过正常利润水平的收入(即超额收入)的能力,是企业未来实现的超额收入的现值。

繁德投资公司总经理陈遵德对《北京商报》记者进一步解释说:“子公司业绩可能达不到预期,这可能会导致母公司收入低于预期,可能会损害母公司的商誉。”通常,处理过程已经完成。会影响母公司的利润。”

据公众介绍,新力传媒主要从事电视剧、网络剧、电影的制作和发行,是业内领先的公司。2018年,阅读传媒全资收购新力传媒。收购后,新力传媒继续负责电视剧、网剧、电影的制作,并联系阅读的内容数据库、编剧平台和编辑团队。

公开信息显示,中国阅读集团在收购新力传媒时,是在做业绩押注。后者必须实现净利润不少于5亿元,7亿元,9亿元在2018 - 2020年,但在2018年,2019年,新利媒体没有完成性能打赌,净利润3.24亿元,5.49亿元,分别有一个缺口超过1亿元的目标。

在这一盈利预警中,阅读集团还提到,受宏观环境影响,国内影视产业正在持续进行深度调整。全行业备案、创业、上线项目数量下降,个别项目利润低于预期,对影视行业影响较大,影视制作延迟和上映时间有待确定。面对这些压力,新力传媒影视项目的整体周期变长,不确定性增加。

关于今年上半年影视业务是否会影响阅读收入,截至《北京商报》发稿,阅读中的相关人士并未做出回应,只是说:“以公告为准。”

在阅读的整体布局上,新力传媒属于IP延伸的影视业务,阅读的基础仍然是网络文学。除了来自新力传媒的坏消息,这一基本业务最近也引发了争议。

自4月底大规模高管交流以来,合同风波的发酵,让文文的网络文学业务一直处于领先地位。5月初,文章作者因合同与平台矛盾爆发。争议集中在版权条款不合理、平台与作者的合作关系、平台是否实施免费阅读模式等方面。

在经历了“5·5断更新”和圆桌会议后,Reading于6月初推出了新版本的合同。重点调整包括:取消原单格式合同,新合同根据授权不同分为“三四”。修改或删除了之前旧合同中有争议的免费/付费模式和版权问题。

然而,作者对新合同持不同的态度。一些人鼓掌欢呼,而另一些人认为换汤不换药。在7月21日的这篇文章预计上半年将亏损的消息下,一些网民仍然坚持合同混乱。许多作者以前的起点(下一个平台阅读文章)向媒体透露,在一个月内推出了新合同后,阅读大量的中小作者在这篇文章,和离开中小作者的原因是,阅读文章作者更多关注。

对于多篇报道中提及的“中小作者离开”,以及作者对“阅读文章更关注知识产权孵化,将资源投向领军作者”的反思,阅读者直言不讳地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不回复”。

百度咨询(Bida Consulting)分析师李金清表示,雯雯“偏爱”顶级作家和大ip是合理的,但未来可能会出现疲弱的跟进。“尽管文文是独立上市的,但它与大股东腾讯(Tencent)有关系。接近而言,可以说他们承担了提供腾讯互动娱乐IP的任务,领先作者贡献大型IP的几率很高。然而,网络内容通常不会立即获得成功,作者和IP的增长需要时间。”

在瑞读文联合ceo吴文辉等核心团队离开后,腾讯互动娱乐团队开始“接管”瑞读。新任CEO是腾讯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左手握着IP资源,右手积累了很多运营经验。在这种逻辑下,阅读的版权操作比网络商业更有想象力。

在版权运营布局的过程中,基于IP的影视改编已经成为一种常见的运营方式。因此,影视也成为布局阅读文章的重点。与此同时,作为制片人的影视作品背后也出现了多次阅读文章,并获得了新的收购。李传媒就是一个例子。

这一变化已直接反映在财务报告中。据财务报告显示,阅读文学的收入主要来自网络业务、版权运营等收入,其中版权运营等收入主要来自电视剧、网络剧、动漫、电影、授权版权改编权的制作和发行、自营网络游戏等收入。关闭。

2017年,雯雯的收入主要来自网络业务,该业务曾占到总收入的80%以上。随后,公司继续在版权运营领域努力,以知识产权为核心扩大收入。截至2019年,版权运营收入增长至44.2亿元,超过了网络业务37.1亿元的收入。

现阶段,阅文以IP为核心的开发仍在持续拓展,在阅文的官网上,多个IP开发以及影视业务方面的布局信息也在持续更新中,如联合出品的电影《1921》已正式开机,此外还将IP《全职高手》与美特斯邦威进行跨界营销,推出联名款服饰等。

不过,从阅文目前的情况来看,一边是预亏的新抓手影视业务;另一边,根基业务也饱受争议,转型的路并不简单。

智察大数据分析师刘大伟认为,“阅文在线业务势弱,跟免费阅读的冲击有很大关系。但是作为一家成熟的老牌网络文学平台,它不敢轻易地跟进免费模式。且不说会影响业绩,免费模式很难保证内容质量,平台有可能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这对阅文版权运营十分不利”。

至于影视业务,刘大伟表示,“受黑天鹅事件影响,短期内业绩达标有难度,这可能会影响阅文的营收结构,但现在不好判断具体影响会多大”。

中国创意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张京成认为,文创产业是以内容为核心的,从趋势上开发和拓展IP是相关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

但张京成也提到,今年以来市场环境的变化对多个行业均带来较大的冲击,特别是对通过IP开发的影视作品、游戏、图书出版等,甚至对相关的衍生品都带来较大的影响,需要环境变化逐步稳定,令营收等业绩指标继续增长。

在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看来,市场冲击令整个影视行业都受到影响,所以收入上会产生延迟效应,但因阅文有很强的网络文学IP资源,目前来看亏损应是短期情况,但阅文也需警惕,是否能把网文IP和影视的应用、生产很好地衔接起来,并产生“1+1>2”的效应,这对阅文集团而言是挑战。

“这些年阅文在IP运营、变现、衍生品打造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并通过不断尝试、突破来确定业务边界,只不过在运营体系方面还需要根据市场变化和用户的消费倾向做出相应的调整,提升IP链条运营效率和运营收益是核心重点。”刘德良表示。

注:文章来自网络。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