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国债期货下探 市场未来该如何走?

财经资讯 (283) 2021-01-29 09:58:50

到月底,市场资金趋紧,国债和Shibor的反向回购率显着提高。

中央银行最近的公开市场操作主要集中在资金净回笼上,再加上外围市场急剧下滑的影响,A股和国债期货下跌。未来市场将如何发展?

//市场利率继续上升//

最近,市场利率一直在不断上升。外汇国债反向回购的短期年化利率已经超过7%。一天和七天中的某些时间达到了最高甚至超过9%,在两年多的时间内达到了新高。

此外,Shibor一夜之间再次上涨,在1月28日上涨5.4个基点,突破3%至3.024%,创五年多来新高。

//中央银行的公开市场操作//

尽管市场利率持续上升,但中央银行的资本投资仍然稳定,没有大规模投资。1月28日,央行在公开市场操作中进行了为期7天的反向回购投资1000亿元,但当天,2500亿元的反向回购到期,总净收益1500亿元。

根据Wind数据,自1月以来,在央行的公开市场操作中,反向回购投资总额已达到9,690亿美元,到期回购投资总额已达到1,243亿美元,资金净回报率达到2,740亿美元。

A股、国债期货下探 市场未来该如何走? (http://www.fenshifu.net/) 财经资讯 第1张

此外,新增了5000亿多国货币对冲,以对冲3000亿多国货币和2405亿tmlf的到期日,再次使资本减少405亿。本月,央行的净提款资金达到3145亿美元,规模较大。

//股票和债券下跌//

在市场资金紧缩的预期下,美国股市等外围市场大幅下跌,而A股和国债期货下跌。在1月28日急剧下跌之后,上证指数和深证综合指数均显示出跌破头寸的迹象。

截至28日收盘,上证指数在过去三个交易日中下跌了3.29%。深圳成份股指数走弱,在三个交易日内大幅下跌了5.07%,并且出现了短期的大幅回调。可以看出,股票的短期调整是在股价上涨,市场利润增加的情况下进行的。

同时,外国资本也继续从股票中流出。根据风力数据,自1月26日以来,通过沪深港通的外资大量逃离。目前,已经连续三个交易日实现净销售,累计实现净销售额112.01亿元。

在疲软的股市中,股票和债券之间没有跷跷板,国债期货也继续下跌。

Wind行情显示,28日10年期国债期货主力合约盘中最低探至97.66元,跌破多个短线支撑位。

整体看,经过大半年的熊市后,11月20日触底回升,本次再度破位能否止跌至关重要。//如何看待目前的流动性//

近两年没有存在感的资金交易员骤然没有想到今年年初迎来了职业生涯转折点,本周目睹了隔夜资金利率飚上6%、8%、10%,不少交易员表示本周没空买债,“因为钱也借不到,主要精力放在平头寸上了。”

有资金业务人士认为,央行近期公开市场进行20亿元额度的逆回购操作某种程度上是在警示加杠杆的金融机构。分析认为,本周的流动性收紧会倒逼银行、尤其是城商到股份制这个级别去杠杆。

大型银行对后续资金面预期不太乐观。近期国有行和股份行1年期存单发行占比较高,表明大行预期资金利率低位状态难以延续。

相对悲观的资金交易员认为,“央行这两点只放这么点钱,我觉得态度很明确了”,其对货币政策不急转弯的理解是“货币政策春节前不急,春节后转弯”。

而较为乐观的交易员认为,接下来还要看央行的态度,央行不会持续收紧流动性,钱放得越少,更说明市场的真实流动性并没有外界感觉的那么紧。

这可能只是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开始正常化的前兆,央行过去公开市场操作数据显示,央行有在春节前净回笼的几次记录。

广发证券认为,央行不投长钱(降准或MLF),是造成当前流动性收敛的原因之一。央行投放MLF等长钱的量,不仅比不上流动性宽松的2019年1月和2020年1月,甚至比不上流动性较为紧张的2017年1月和2018年1月(2018年流动性转松发生在4月份降准后)。

在银行对资金不乐观的背景下,三方面短期因素可能进一步影响银行融出意愿:第一,春节流动性安排的推出晚于往年同期,银行可能选择观望。第二,银行对央行续作5300亿元逆回购预期不高,可能提前准备资金。第三,央行货币政策委员马骏讲话引发对货币政策的担忧。这些短期因素可能影响银行预期,放大了资金面的波动。

短期需等待就地过春节等不确定性因素落地。在央行1月未投长钱的背景下,资金面存在一定程度的“脆弱性”,而短期因素可能进一步影响银行预期,从而放大资金面的波动。这种短期波动可能在春节流动性安排落地之后有所缓和。

此外,部分一线城市房价翘尾。有银行表示今年房贷额度很紧张,部分银行1月初房贷额度即已用完。

分析认为,在目前的博弈期,资金面是否紧张央行其实比较清楚,在疫情防控尚不明朗的当下,央行会考虑到货币政策急速转弯带来的后果,因此也多次重申货币政策不会急转弯。

尽管对于央行货币政策何时转向以及以哪种方式转向尚有分歧,而对于今年的政策利率中枢运行情况,机构普遍认为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和MLF利率都不会调整,今年亦难有降准等事件发生。

//隔夜回购利率继续攀升//

今天资金交易员戏称又迎来崩溃的一天。

交易所债券回购利率全线大幅攀升,GC001收盘报7.145%,盘中最高触及9.99%创逾两年新高;R-001报4.9%,盘中最高触及9.8%创逾两年新高。

分析人士认为,央行在流动性投放方面表现谨慎,一是维持资金面紧平衡,二是可能意在抑制某些资产价格过快上涨。

在2020年前所未有的全球大放水之后,市场对于流动性变化较为敏感,一旦收紧容易对资本市场失去信心。

//股债商三牛会分道扬镳吗//

2020年12月至2021年1月下旬,股、债、商出现了罕见的三者俱强局面。

国信证券1月中旬的研报指出:

(1)“三牛”不是常态,历史上只在极少数时间出现,而且持续时间很难超过三个月,最终都会分道扬镳;

(2)前四次“三牛”都是以债券资产转向结束,第五次是以股票和商品下跌结束;

(3)宽松的货币政策和宽松的资本是“三牛”时期的重要原因。在上述五个时期,货币市场的资本利率很低,资本的实际情况好于债券投资者的预期。

国信证券认为,不可能降低Omo或MLF利率,而且很有可能再次提高利率。预计今年10年期美国国债的利率仍将升至3.5%。

此外,国信证券认为,自2020年以来,中国的宏观杠杆率一直处于较高水平,持续的信贷宽松导致工业产品的通货膨胀风险,而名义增长率仍将上升,这是风险点2021年的债券投资

//将来如何//

国信证券的严翔,徐如春和朱成成认为,股票的估值差异已达到历史最高水平。其背后的主要原因是货币宽松带来的“升值估值”市场,以及该流行病对低估行业基本面的相对较大影响。

根据历史经验,即使在牛市中,也会出现明显的周期性“估值收敛”市场(2006、2007、2014)。在市场调整的情况下,“估值趋同”的可能性更大。

我们认为,随着两种变化的出现,一种是货币流动性的边际拐点的初始出现,另一种是通货膨胀预期的逐步加强(名义价格的恢复更有利于价值股),市场可能在短期内具有极端估值差异趋同的特征。

开元证券的赵伟和杨飞认为,历史上,社会金融的增长速度总体上是同步的,略高于股票市场估值的变化。在社会金融/信贷下降后大约四分之一的时间里,股票市场的估值往往会继续被大幅压缩,尤其是在估值处于较高水平且利润迅速下降的情况下。

例如,在2007年10月,2009年11月,2013年4月和2017年7月,股票市场的估值下降。

在估值压力下,低估和盈利行业通常受到的影响较小,而一些高估行业则承受更大的压力。在2008年,2010年,2013年和2018年信贷紧缩阶段,低估值,高利润的行业估值压缩较小,而部分高估值,低利润的行业则承受较大压力。

根据华新证券的闫开文和董秉华的说法,对于下一阶段的市场,我们应该保持对结构性市场的判断。同时,节日前市场上没有趋势市场,震荡市场将是主要基调。节后,公开发行的规模有望继续增加。

机构追求核心资产的原因在于世界上缺乏优质资产,这是形成结构性市场的关键。因此,由于经济结构的特点,在居民储蓄流动形成的微观流动性充裕的过程中,评估利润成本绩效比将成为市场轮换的关键。

THE END

发表评论